用户名:  密码  登录 注册  版权公告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联系我们
首页  热点新闻  组织工作  基层党建  调查研究  远程教育  下载中心  公示公告  专题  工作平台  乌什风光  便民服务  在线投稿  故障报修
    
访谈录
乌什县党建网:http://ws.xjkunlun.cn 时间:2014-11-14      文章来源:史志办

我所知道的林基路和东京支部

陈洪潮

1929年,我进入台山任远中学,林为梁(林基路)那时也在任远读书。他是1928年进入该校的,比我高一年级。我和他都是台山人。1927年大革命失败后,一些革命教师从广州来到台山。那时台山县立中学有两派。学生、老师都是两派相互对立,学校办不下去。后来,从台中分出部分学生,成立任远中学。任远中学是1928年成立的。校长陈觉生是进步人士,我的语文、历史教员罗琴谱是共产党员。他从上海买来了列宁的《国家与革命》等书籍,在学校大胆地进行革命宣传。当时的教师有朱鲁泉、谭老师。那时出墙报,出校刊《骆驼》,林为梁是积极写稿者。内容是揭露国民党黑暗腐败,反映人民生活苦难,号召青年起来为国家前途献身。他口才非常好,在全校演讲比赛中获第一。他曾被选为学生会主席。

1931年,他在任远中学初中毕业,去广州中大附中读书。那时他哥哥为栋也在中大大学部,是中大学生会主席。但他们兄弟二人思想是对立的。他和弟弟林为干,是反对他哥哥的。林为栋做官发财思想严重,反对革命。

1932年春,我到广州准备考高中。这时,林为梁已在高中读了一年。他讨厌他哥哥,同时感到在陈济棠统治下严禁进步书籍,行动不自由,决定去上海。19328月左右,我便和他一块去上海。开始他读暨南大学附中,后来转南方中学,在该校参加了共青团。我去复旦大学附中读书。1933年我转到南方中学,那时他快毕业了。这时,林为梁介绍我加入了共青团。

1933年秋,林为梁考入大夏大学,在此读了一个学期,1934年春就去了日本。1935年他从日本回来,找上海文委负责人周扬,那时上海党组织被破坏,党员分散隐蔽,没找到人,便找到我,我去找周钢鸣。周钢鸣是左联的,我也参加了左联,他领导我。通过周钢鸣我找到了周扬,林为梁和周扬联系上了。当时,周钢鸣对我说:“你也去日本吧,和林为梁一起工作。”这样,我于19358月去东京。10月,支部领导班子组成,林为梁是支部书记,我是组织委员,官亦民是宣传委员。当时分工:林为梁负责全面工作,又抓哲学座谈会以及其他座谈会、留东新闻、东流的工作;官亦民负责美协和中国剧社工作;我负责团的工作。当时东京有人搞了个“国际剧社”,要我参加。当时南京亲日派也到处活动,派了吴剑声来拉拢学生,同我们唱对台戏。支部决定让我打进去,拆他们的台。我进去后,向大家宣传“国际剧社”是南京亲日派搞的,鼓励大家退出,不久它就垮台了。

到日本前,周钢鸣对我说:“去日本你参加领导班子,我跟林为梁讲了。”我是在东京由林为梁介绍入党的,他何时入党我不知道。在东京,我们的支部叫“东京中国文化支部”,实际上就是党支部。当时上海的文化工作委员会,实际上就是文化系统的党组织,负责人是周扬。

东京留学生的活动,主要是林为梁组织领导的,影响争取了不少青年参加革命工作,他对革命作出的贡献,值得我们永远怀念。

 

林基路在东京的革命活动

陈因素

林基路同志,原名林为梁,他在台城读中学时,因为他的嫂嫂和我姐妹关系很好,到他家去时见过林为梁,那时还没有什么交往。我真正认识林为梁同志是在1933年暑假。在这以前,他已在上海大夏大学英文系学英语,从事学生运动和抗日救亡工作。1933年夏季,因为上海的“白俄报馆”攻击我们,为梁同志和一群学生去砸了“白俄报馆”而被捕,释放后,于1933年暑假返回家乡台山。

为梁同志回台山后,就组织学生演剧宣传抗日。他自己动手编写了有关抵制日货、工厂斗争、工人的苦难生活的独幕剧。我亦于1933年暑假从广州协和师范放假回到台城,他发动我也参加了演剧宣传活动,他全家都发动起来参加演剧的工作,布幕是他在家里取布给我们缝制成的。我记得当时上台演剧的有为梁和他的弟弟林为干、陈秋焕等等。朱伯濂可能也知道的。当时是在台城一个有讲台的地方固定演出。演出一幕剧后,在幕间就由林为梁演讲一番,向群众和学生宣传先进思想和抗日的道理。那时大约演了七八场,场场满座,观众一场比一场多。演完剧他送我回家——台山斗山秀墩村,我休息一段时间,也返协和师范上课了。林为梁这次回台山组织演剧宣传约有20天时间,就回去上海大夏大学。从此以后,为梁就一直和我通信,向我宣传革命道理。后来为梁到了日本,曾多次寄马列主义书籍和传单给我。可以说,我参加革命,是他引导的,他是我接受马列主义思想的启蒙人。

林为梁同志从台城回上海不久,大约在193311月,便和梅景钿等同志去了日本(还有哪些同志同去,我不清楚。梅景钿同志后来在陕北牺牲)。为梁到日本后,挂名在东京明治大学读政治经济系,其实很多时间是在中国留日学生中从事革命活动。到1934年下半年,我家里来信叫我不要读书,林为梁知道了就来信叫我到日本留学,并于1934年寒假,即19352月初,托梅景钿同志从日本回到广州带我去了日本。我到日本东京后,也挂名读日本大学,跟为梁一起在中国留日学生中参加革命活动。

1935年暑假,为梁先把我带到日本的房州后,然后他一个人从日本回到上海,跟周扬同志接上头,向周扬同志汇报了日本留学生运动的情况。当时上海的党组织决定要为梁等同志在东京成立中国留日学生党支部。周扬同志会比较清楚此事的,林为梁是在1935年入党的,入党介绍人可能是周扬同志,为梁这次回上海汇报有一个多月时间,然后回到日本东京。不久,就由他和官亦民、陈健三人成立了中共东京留学生支部,由为梁担任支部书记。在留日学生中,组织了文学座谈会、世界语协会、留学生学生会、社会科学座谈会等团体,在这些团体中开展宣传活动,发展党员。我和为梁是1935年春结婚,一起生活的。我当时还不是一个共产党员,只替为梁保管资料和文件,做点交通联络工作。我和赵冰士经常帮为梁抄写材料寄到上海向周扬同志汇报。

19351936年在日本留学生中成立了文学座谈会、戏剧座谈会、学生会、世界语协会、社会科学座谈会等,后来还成立了妇女联合会。这些团体搞得很活跃,活动多分小组为主,有时是整体的,多在饭馆以请吃饭为名,进行专题发言和问题讨论。世界语协会经常在晚上上课,有蔡北华、刘云、黄新波,由李沛星负责,共20多人参加。演剧的内容我现在记不清楚了,戏剧座谈会的活动和斗争,杜宣同志是知道的。社会科学协会分哲学、政治经济学、社会发展史等三个小组,常召开研究座谈。妇女联合会是由梁薇娟负责(现在云南),黄维英和我也有参加的,每年三八节都有纪念活动,教唱聂耳写的歌曲。文学艺术方面的座谈活动更为频繁。林为梁根据党的指示,于19351936年间,在东京创办了一个不定期的刊物《东流》,内容是宣传马列主义,宣传新思想,写散文、小说,进行学术讨论等等。林为梁为《东流》写了好多篇文章。我记得经常为《东流》撰写文章的有欧阳凡海(现在外交部工作)和蔡北华,陈健同志对办《东流》这件事较为清楚的。这份刊物我手头无存,可能上海图书馆会有保存。

我们通过这些协会、座谈会来做宣传教育工作,吸收党员,发展组织,但国民党在东京的反动分子企图把这些团体拉拢过去,为他们所利用。因此,斗争是经常发生的。大概是1935年底,请郭沫若同志作报告,郭老讲到半途就被国民党的一群反动分子冲进会场起哄,把会场都冲散了。我还记得在1936年有一次,我们在日本组织的这些团体跟国民党在东京的反动分子因发生争吵而打起来,国民党反动派先有准备,打伤了我们好几个人,大家都愤愤不平。为此事,林为梁不顾一切,带领参加开会的人跑到中国大使馆去,抗议这些国民党反动分子的行为。直到斗争取得胜利。这件事,伍乃英同志是知道的。我当时的任务是保管文件和资料,林为梁和同志们在外面跟反动派斗争,或有什么骚动时,我总要迅速跑回家照管文件资料或准备转移,因此,对林为梁直接参与这些斗争的现场情景了解得不多。在这方面,梁威林、陈健、李云扬、伍乃英等同志会了解多一些。

1937年七七事变前夕(6月底或7月初),林为梁同志从日本东京回到上海,在一个抗日团体(中华青年抗敌救亡团,领导是梁桐芳同志)工作了一段时间才去延安(约是193710月)。同他一齐去延安的有周扬等同志,途径八路军办事处时一起照了相,这照片现在还保存着。到了延安之后,为梁进中央党校学习,当班长(这是方志纯同志组织的,贾霖、江青也在此班),学习了一期,三四个月后,他就被党派到新疆去了。

——摘自《中共东京支部》(19351938)访谈录

[责任编辑:汪喜平]
乌什风光 更多>>
 
昆仑党建网 小白杨党建网 新疆建设网 新疆机场 新疆火车站 新疆教育网 天脉网
亚心网 新疆黄页网 新疆天气 新疆日报网

天山网

新疆新闻网 新疆企业网
版权信息@乌什县党建信息网